客戶熱線:0371-55350999
投訴熱線:0371-55356055

關于FESCO河南

疫情之下企業經營難 代表委員呼吁公積金改革 時間:2020-05-24 10:24:13 點擊:
  2020年全國兩會召開之際,公積金改革成為一個熱話題,多名代表委員就此發表看法,引發社會討論。有代表委員認為,當前疫情下企業面臨較大經營壓力,應該改革公積金制度,或出臺臨時性政策,比如放寬提取公積金的條件。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表示,目前住房公積金制度對解決職工住房問題依然有價值,“其歷史使命并未完結”。
  
  5月23日鄭秉文再次向南都談到他的思考。他指出,公積金制度覆蓋面仍在擴大,更多私企參與其中,公積金對“體制內外”的中低收入群體來說都很管用,“公積金的中低收入階層貸款人占95%,在貧困地區尤其受到歡迎”。
  
  多名代表委員就公積金提建議
  
  呼吁對公積金制度進行改革
  
  今年疫情發生后,企業普遍面臨經營壓力,圍繞給企業減負,取消公積金制度的聲音出現。
  
  南都記者發現,公積金存廢之爭從2月份就已經開始,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當時提議,疫情下應取消公積金制度,這樣可為企業最多減負12%。4月份,黃奇帆再次呼吁將公積金改為年金。
  
  不過,反對取消公積金制度的聲音也很多,如2月13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劉俏、張崢在《我們為什么反對“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的政策建議?》一文中指出,“取消企業住房公積金制度”是一個不恰當的,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糟糕的政策建議,不僅不能在“非常時期”真正給企業減負,而且會破壞正常的市場規則和秩序,給經濟生活帶來一系列不必要的沖擊。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多名代表委員就公積金發表觀點。5月21日,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在接受媒體訪談時表示,企業負擔太重,應該取消公積金。
  
  更多代表委員建議對公積金制度進行改革。全國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勁波帶來建議,從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角度,提出進一步降低公積金繳存比例,將最低繳存比例從5%下調至3%。
  
  全國人大代表、上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陳虹則提出,從2020年6月至12月階段性放寬公積金可提取的用途范圍,在原有的購房、租房用途基礎上,將其他家庭重大開支納入可提取范圍,如購買汽車、購買大型家電等,后續可視情況進行調整。
  
  最受關注的則是鄭秉文所帶來的一份《關于改革住房公積金制度的提案》,在他看來,目前住房公積金制度在效率和公平兩方面都表現不錯,“其歷史使命并未完結”,“不能因噎廢食”。
  
  而最近網友也在熱議,公積金制度對支持普通企業職工購房還有使命嗎?中低收入者能否享受到公積金制度的益處?為給企業減負就應取消公積金制度?
  
  5月23日,鄭秉文再次向南都談到他就公積金制度的進一步思考,明確反對取消住房公積金,“如果取消了公積金,沒有加入的職工和已經加入的職工就都永遠失去了機會,只要這個制度存在,機會就存在”。
  
  公積金是窮人補貼富人?
  
  “中低收入階層貸款人占95%”
  
  有人提出質疑,公積金制度本來是為了支持低收入者買房,而如今低收入者在高房價面前望而卻步,提取公積金買房的更多是高收入者,這就相當于公積金制度變成“窮人補貼富人買房”,這顯然是不公平的。
  
  哪些群體在使用公積金買房?鄭秉文談到,實際上公積金的中低收入階層貸款人占95%,在貧困地區尤其受到歡迎。2018年發放的1萬億元的253萬筆房貸中,95%的借款人是中低收入者,高收入者只占5%。
  
  根據《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其中的中低收入是指收入低于上年當地社會平均工資3倍,高收入是指收入高于上年當地社會平均工資3倍(含)。再看年齡和購買房屋情況:40歲以下的借款人占76%,購買144平方米以下的建筑面積占89%,首套占85%。
  
  “很顯然,上述這些數據說明購房者基本都是剛需階層,公積金制度實實在在地為中低收入群體和夾心階層購房提供了保障和支持。”他指出。
  
  他還指出,根據2017年幾個典型貧困地區繳存基數,也可以看到人們對公積金的態度:甘肅定西的繳存基數是其社平工資的101%,廣西百色市是其社平工資的110%,甘肅張掖的實際繳存基數最高,是其社平工資的113%。這說明,貧困地區職工的繳存基數是非常“實”的,甚至都超過了當地社平工資,因為他們得到了實惠,他們愿意千方百計地多繳存。
  
  對私企職工不公平?
  
  “私企將成為參加公積金的主力軍”
  
  有人指出,許多私營企業并沒有參與公積金制度,公積金制度的受益者主要是政府事業單位的職工,保留公積金對廣大私企職工并不公平。南都記者注意到,實際上公積金制度一直因覆蓋面不廣、私企參與比例低而受到質疑。
  
  鄭秉文據《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重新考察了住房公積金制度的公平問題。他指出,實際上近年來住房公積金制度的覆蓋面在逐漸擴大。截至2018年,公積金繳存職工數1.44億人,在我國繳費型福利制度里,覆蓋面已算很大。同時繳存職工人數越來越多,尤其私企職工繳存人數占比越來越大。
  
  關于“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公平問題,他解釋,在現實生活中,這一對概念可以理解為,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被視為“體制內”,其他被視為“體制外”。在1.44億實繳職工中,機關事業單位4452萬人,國企2928萬人,合計7380萬人,這說明,“體制內”的繳存職工數量基本處于“飽和”狀態。
  
  他指出,在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基本處于飽和狀態下,私企將成為未來參加公積金的主力軍,例如,2018年公積金新開戶1990萬人,其中私企占50%(994萬人),這說明在未來擴大覆蓋面過程中,私企占比逐漸提高,而且速度較快。而在2014年,當年新開戶的繳存職工中,來自私企的比例僅占13%??梢灶A見,再過幾年,所有新開戶的繳存職工都將來自私企。
  
  他認為,在就業群體中,公積金對沒有參加的職工來說是不公平的,但覆蓋面的擴大需要一個過程,國家在擴大公積金覆蓋面方面多次發布文件,需要雇主和雇員以及全社會的共同努力。他表示,社會保險覆蓋面也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例如,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在20年前覆蓋人口只有1.36億,而2019年高達9.67億。
  
  給企業減負須取消公積金?
  
  “企業減負關鍵和重點是減稅降費”
  
  公積金制度要求以職工月工資為基數,職工與單位按照一定比例(5%-12%)對等繳存公積金,單位繳存部分對單位來說是純支出。
  
  今年以來已有學者指出,當前疫情形勢下,企業復工復產面臨較大壓力,如果取消公積金,最多可為企業減輕12%的負擔。鄭秉文也認為,公積金制度確實給企業造成了一定負擔,但企業并沒有非常抱怨這項制度,“企業抱怨的是社保費太高”。而且,職工對公積金非常認可。“在繳存公積金時,老百姓從來沒抱怨說基數太高了,比例太高了,他們抱怨的是社保費費率和基數太高了。”
  
  從我國初次收入分配的格局看,他表示保留公積金可提高勞動收入份額。在我國初次收入分配格局中,勞動收入份額太低。中央多次強調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從貫徹落實中央精神角度看,公積金制度本是一件好事。
  
  他認為,取消公積金從而為企業減負,這一考慮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問題的關鍵在于,重點應該是減稅和降低社保費。我國的稅收收入主要來自間接稅,直接稅只占10%左右,長期看,應該逐漸向以直接稅稅收收入為主,但如果勞動收入份額始終太低,那就是一句空話。“從整個國民初次收入分配的格局來看待公積金的定位和功能,這才是‘大格局’,是‘大思路’”。他表示。
  
  采寫:南都記者
豫ICP備19019881號        豫公網安備 41010702002562號     Copyright 2010. FESCO HeNan C0.,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戶服務:0371-55350999  投訴熱線:0371-55350999轉9
多乐游戏中心下载 广东快乐10分遗漏 快3直播 大乐透玩法介绍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带时间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000048股票行情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 广东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云南体育彩票管理中心 02489博彩开户